肯亞事件中,台灣主權被蠶食鯨吞,就是中華民國體制不可避免的問題。這起事件中的台灣人,已經被肯亞法院判決無罪。即使有罪,那也是應該依照國際慣例送回台灣處理。 藍營前立委蔡正元及藍營媒體,將事件導入到「這些台灣人有罪,無須同情」;或是有些號稱「統獨不是重要議題」的政黨,言必及「兩岸司法互助協議」。事實上是以此掩蓋中華民國體制存在的問題--兩岸司法互助只是「一中架構」的掩飾,台灣中國,一邊一國,以國際法處理爭端即可,何必仰賴什麼「兩岸架構」? 中國國民黨主席洪秀柱的發言,更是異想天開。呼籲中國「避免草
今天最新消息,中國政府意圖將位於馬來西亞的五十二名台灣人押回中國。從肯亞到馬來西亞事件,中國以司法為藉口,侵蝕台灣主權的意圖已經越來越明顯。 中國在肯亞事件中意圖強化「一中架構」,將台灣的司法權限納入手中。無奈的是,竟然還有許多民眾覺得:「犯罪(詐騙)很可惡,台灣判太輕,交給中國處理最好。」 是的,犯罪很可惡,犯罪應該受到懲罰。這點毫無爭議。問題在於: 一、怎麼知道有沒有罪? 二、涉案有程度深淺不同。怎麼知道罪有多輕多重? 如果我們看了媒體報導以及中國的單方面說法,就相信在肯亞的台灣涉案人有罪。
  最近從網友林雅強調侃法務部長羅瑩雪開始,引發了本土派一連串的內部省思:在打倒中國國民黨的路上,我們一定要使用歧視語言嗎?多年以來,從以同志議題攻擊馬英九(歧視同志)、用神豬稱呼連勝文(歧視胖子)、用玩肩帶話題攻擊羅瑩雪(性騷擾的正當化)……乍看之下人心大快,實際上,在詆毀中國國民黨人的時候,也失去了許多「進步的價值」。為了打倒巨大而邪惡的敵人,就能夠使用歧視語言嗎? 這樣做究竟會增加盟友,還是使得建國之路更加艱辛? 本週我們請到積極為性別平權發聲的周芷萱現身說法。在獨派中,芷萱對於性別平權的
忽然炎熱起來的春季夜晚,上百名民眾聚在公投盟基地,聆聽周芷萱的對談。雖然場地熱了些、音響差了些,甚至後面還會傳來發電機的噪音。但這是草根公民的力量,七年來,沒有冷氣,沒有舒適的座椅,沒有高級的音控。我們用著簡單的器具,在立法院旁凝聚人民的意志。芷萱從林雅強事件引發的爭論談起,結合自身的經歷,從女性主義談到台獨。她反覆強調,群體的歸納並不能抹煞個體的差異,每個理念團體內部都有不同的思考方式,必須相互尊重對話。而縱使每個人的理念有高低順位的差異,但必須避免的是獨尊式的理念狂熱:那看似快速的達到某些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