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下午,我們經過立院正門,工鬥團體的抗爭現場,忽然下起傾盆大雨,雨聲把整個城市都消音了,只剩幾位抗爭人士的呼喊,仍然在雨中穿透出來。這場反民進黨一例一休的抗爭,並沒有獲得台灣人普遍的迴響。 絕對不是因為台灣勞工覺得日子夠好了、待遇夠高了、假夠多了。世界第四高的工時、企業長期獲利卻鮮少加薪、勞動檢查的人力不足……一個又一個的問題,傷害著台灣勞工的權益,逼迫著一個又一個的台灣人離開,甚至為了養家活口,到中國工作…… 人們對一例一休惡法的冷感,是對民進黨、對本土政權的寬容。 「民進黨剛上台,再給他們
去年今日,只在人間走過20年日子的冠華離開我們了,冠華臨走之前,交待剩下的夥伴,一定要用盡心力擋下洗腦課綱,但當時的教育部長吳思華不顧民意反彈,鐵了心要通過王曉波等統派學者經過非法程序所制定的洗腦課綱,去年7月30的午夜,冠華的夥伴們佔領了教育部廣場,開啟了台灣民主運動中第一場以高中學生為主體的社會運動。 運動過程中,中國國民黨除了發動各級學校的保守勢力對學生進行抹黑與施壓,並且將冠華的離去污名化,在此同時,教育部長吳思華不改對師生企盼改革的態度,在犧牲一條人命之餘,仍然不願正面回應師生與社
藝人田麗在中國社群網站微博上批評林志玲「真台獨是該抵制」,這裡有兩個觀念,跟各位分享:一、林志玲只是家人或自己有支持過民進黨,但只有主張終結中華民國流亡政府體制、住民自決建立台灣國,才是真正的台獨。民進黨如今只是在流亡政府體制內,處理中國國民黨留下的毒素,既沒有要終結ROC體制,甚至在積極建立跟中國的關係(包括通過服貿貨貿、支持自由經濟貿易區、增加中國遊客自由行人數)。 民進黨的統獨光譜,是右派的維持現況路線,是可以替代掉威權遺毒政黨(中國國民黨)的選擇,而不是台獨人的選擇。 因此支持民進黨
毒品犯罪的問題,我們得要站在基層民眾的角度思考,以穩健的角度進行刑事政策改革。 絕大多數的犯罪者,甚至包括毒梟,都是社會體制失靈的結果。當社會資源分配不公,長年積累的黨國權貴壟斷了階級流動的渠道,台灣人長期處在國族意識混亂、夾在美國、中國、日本的帝國爭霸中,失去了掌握自身命運的信心,其反撲的力量,轉化為利益的追逐(冒犯罪風險擔任上層毒梟)與現實的逃避(基層民眾染上毒癮)。 這種台灣民族主義的困境,與資本社會的扭曲相互結合。人民生存的意義與榮耀被數字概念化,有錢者感到空虛,貧困者面臨無力,因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