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課綱學生佔領教育部行動已經在昨天邁入第四天,對於佔領行動的堅持,終於在昨天換來教育部長吳思華願意與學生進行對話。但最後,該會談在吳思華始終不願意暫緩或撤回課綱的情況下結束,讓學生強忍已久的情緒隨著淚水奪眶而出,並哭訴「教育已死」,表達最沉痛的抗議。 不僅如此,對於學生訴求之一的要求立法院召開臨時會,國民黨立院黨團於今(4)日上午否決召開,更讓學生與民眾感到相當失望。雖然如此,但後續的朝野協商卻形成一個看似突破的決議,要求教育部依《高級中等教育法》第43條規定,立即啟動「高級中等以下學校課程審
【自由台灣黨聲明「國家機器殺人 人民群起反抗」】   “What is the meaning of life? What is the meaning of death?” 生命的意義是什麼?死亡的意義是什麼?每一代的年輕人都不停的在找尋這個問題的答案。今天的消息一傳出,我們是多麽的不捨,不捨於年輕的生命在這個時間點結束;而全台灣各界,也都沉浸在這哀傷與悲痛中。 自由台灣黨一直以來高度關心反洗腦課綱運動的進行,因此深刻地瞭解到,這些學生改革社會的念頭是多麽的強烈,因此感到非常的不捨,這不只
7月22日下午3點開始,北區反課綱高校聯盟將在教育部前發起「七月二十二日 包圍教部」行動,要求教育部撤銷黑箱課綱,並出面回應。 北高盟在行動聲明中表示:「教育是為國家的根本,而學生則是教育體系的關鍵角色。身為受教者,我們要求的僅僅是一個符合史實、符合公平正義的學習教材。」 教育的主體應該是以學生為主,而學生們所要的,不過是一個符合台灣人所需,以及能夠培養學生獨立思考與判斷精神的教育內容。如此簡單的訴求,為什麼還需要高中生們放下書本,走上街頭抗爭才能爭取而來呢? 更進一步而言,如果我們的教育
12/22   自由台灣黨的環島計劃,已經邁入了第二圈的環島行程。   車隊的夥伴們每天晚睡早起,踏遍了全台灣各地的市場與鬧區,在寒冷冬夜裡,忍受沒有熱水洗澡打寒顫、窩睡袋打地舖被冷醒,大家毫無怨尤的付出,只為了那一個,將近七十年仍完成不了的願望…   照片中藍藍的海邊,這只是車隊忙碌行程之中的小小一片風景,我們台灣美麗的地方實在太多了~   車隊行進的路途中,大家坐在路邊一起吃便當、踏進路過的廟宇晃晃、走進市場掃街順便逛街,這些都是每天的必備行程。每每遇見熱情的支持者,心中總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