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台灣黨青年智庫專欄 ── 島嶼天光的呈現:淺論街友扶助】   隨著島國即將邁入冬季,寒冷逐漸開始包覆台北的街頭。步出捷運龍山寺站,映入眼簾的便是一排排或坐或躺的街友們。街友問題雖然看似是萬華區長年以來的難解之題,但究竟是真的無法解決,還是只是無人解決? 萬華區中國國民黨籍議員應曉薇曾指控街友族群對市民安全造成危害,而逕行潑水驅離之,暫且不論此舉對該區街友生理狀況造成的傷害,該市議員無論從發言到行為舉措,都是對於街友族群在人權尊嚴上的嚴重傷害。街友族群長期背負著許多無從辯解的污名,諸如
台灣體育的資源分配拿捏從不符合人民最大利益。ROC政府一直以來,都喜歡用煙火式(立即性的/顯而易見的)的各種政策來讓人民對執政有感,這個習慣當然的亦被帶到體育界。 ── 如何在體育政策上讓人民有感? 「獎牌」即成為了這場每每都被期望「逆風高飛」的煙火秀。 確實,我們要讓一項運動在國內蓬勃發展「世界級的獎牌」有指標性的意義跟貢獻,但每當得牌後島內運動風氣開始提升~讓一般公民想要投入參與時, 卻發現政府在全民推廣的部份並未投入足夠資源,諸如場館設施缺乏及基層教練人員培養及編制不足等原因而限制了
【建立公義社會 反對權益倒退 - 自由台灣黨 2015.05.01聲明】 現代社會中便利的一切,源自於十七世紀時重要的發明 - 蒸汽機,早期礙於效率不佳,並未,對人類的生活帶來太大的影響,直到十八世紀科學家瓦特改良了蒸汽機,使人類獲得了前所未有的力量,得以驅動重型機具,連帶引起了一連串的發明,世界進入第一次工業革命時期。在追求獲利的天性底下,當時工人們過著以現今標準來看極度嚴苛的生活 - 動輒12小時的長工時、僅能糊口的工資及惡劣的工作環境,造成了許多悲劇,以及對人性尊嚴的抹煞,因此,文明國家
1949年5月20日,中華民國政府宣布台灣省全省戒嚴,長達38年,不僅嚴重箝制了人民的自由與人權,白色恐怖軍法審判的陰影也遍佈台灣人的心中。自1950年起至1987年解除戒嚴為止,因戒嚴令而涉入案件的台灣人高達14萬,中華民國政府公布之槍決犯名單為1061人,民間統計處死人數至少4500人。   時至今日,集會遊行法、社會秩序維護法、國家安全法仍極大地侵害台灣人民的自由權利,戒嚴令隨時可能會換一個包裝重新現世,如網路實名制。   在轉型正義未實行、過去錯誤未釐清的狀況下,中華民國政府解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