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台灣黨:還我主權公義 終止貨貿談判

【自由台灣黨:還我主權公義 終止貨貿談判】
 


經濟部日前宣布,本週六(11/21)在圓山飯店將舉行第12輪貨貿談判。本次談判是國共雙方有史以來,最多關鍵技術幕僚列席的談判陣容,而中國當局海協會會長陳德銘亦安排於下週訪台。種種跡象顯示,貨貿極有可能在本次完成談判,並且在最短時間之內由高層完成簽訂。對此挑釁台灣人民的行徑,我們做出以下三點聲明:


 
一、一中原則還在,談判就是傷害

 

還記得去年的318反服貿運動嗎?在一中原則的憲法之下,台灣任何與中國簽訂的協定都只能在內政框架之下用行政命令處理,而無法像正常國家的自由貿易協定一樣進行法制化的審查程序。國會被架空,主權被剝奪,任何中國要我們簽定的協議內容,都能被張慶忠依法行政用30秒就全盤接受。

 

荒謬的是,去年經過一連串的抗爭,在民意的怒吼聲中,中國國民黨政府卻仍然無恥前進,罔顧兩岸協議監督條例的荒腔走板,在服貿之後,持續進行貨貿談判。令人髮指的馬習會,再度確認了「一中原則」,將台灣鎖進中華民國流亡政府的框架中。馬英九絲毫沒有打算停下它早已被人民唾棄的兩岸經貿往來,執意在任內完成馬鶴凌臨終託付的終極統一遺願。

 

沒有主權,何來對等?

 

沒有監督,何來民主?

 

沒有反省,何來獲利?

 

一中原則還在,談判就是傷害!


 
二、犧牲勞工權益,財團收割暴利

 

貨貿協議裡中國對台灣開放之免關稅項目,幾乎集中在被特定家族財團所壟斷之石化、面板、汽車等產業上;而台灣被中國要求降稅開放的卻都是台灣本地就業人口眾多的農產品、及鋼鐵、紡織、塑膠加工等重要內需產業。這樣以拼經濟為訴求的貨貿協議,究竟是在幫財團拼經濟還是在幫人民拼經濟?

 

另一方面,長期以來,台灣的勞動權益持續被政商利益結構剝削,由於勞動抗爭觀念不夠普及、勞動當局又與資方長期勾結,從大企業到中小企業,即使老闆賺到了錢,勞工也難分一杯羹。即使過去十年來,台灣上市企業的附加價值總值成長77%,但台灣受雇人員報酬占GDP的比例,卻從1990年的51.71%,一路降至2012年的46.17%,工業及服務業的員工實質薪資更倒退15年。

 

雪上加霜的是,即使老闆將獲利分配給員工,也是以總經理、經理級的高階員工獲利。乍看之下,這似乎只說明了具備核心競爭力的員工會和基層員工拉開差距。但真正的問題在於,台灣九成的經濟握在「經營與股權合一的家族型企業」手上,換句話說,所謂的「高階員工」,其實就是老闆的親友子女。

 

經濟右派所相信的原則:「每個人的收入來自於能力跟努力」,在台灣現況下已經成了幻夢一場。只要靠著血統身世,就能像連勝文一樣當上摩根史坦利投資銀行副總裁、悠遊卡公司董事長。沒有背景的人,窮盡一生的努力,在家族企業的「股權+經營」結構面前,終究難以突破「隱形天花板」。基層勞工的努力,又被經營者吸取……

 

以上層層的結構問題,在擴大自由貿易範圍的貨貿協議中,將會更進一步擴大,貧富差距將持續拉開,努力就能致富成為神話,家世確保成功才是真理……

 

這是我們所想要的公義社會嗎?

 

難道人的收穫,不應該來自於他的才能與付出嗎?


 
三、選前不表態,選後就負債

 

關心台灣未來的民眾如今普遍擁有一種樂觀的態度:只要蔡英文主席當選,終止中國國民黨統治,台灣利益便能守住……在這種樂觀的態度下,這幾個月以來,從傷害台灣主權甚鉅的馬習會面,到不公不義的貨貿談判,反抗的力量都難以凝聚。

 

我們不能忘記:民主,從來就不是投票瞬間的事情。投票只能擁有六十分的民主,過去八年,馬英九在選舉制度下存活了過來,反而對民主造成劇烈傷害。缺乏監督力量的民主,存在著脫軌墜落的風險。如今,雖然我們相信蔡英文主席擁有重建台灣希望的意志,但回歸到台灣利益的思考上,與中國的貿易依存靠得越近,就離獨立建國的目標越遠。

 

一旦貨貿在馬英九任內談判通過,就具有一定的拘束力,限定了台灣經貿的發展方向,對產業造成嚴重衝擊,加速產業與就業機會外流,中國黑心商品大舉入侵,唯一獲利的只有少數財團。在這樣的框架下,如果我們此時此刻不站出來表態,無疑是告訴即將上任的民進黨政府說:我們願意接受不公不義的貨貿。

 

政治從來就應該是以民意為依歸,我們知道,這幾年來,一連串的抗爭令人感到疲憊,但是世界上從來就沒有小確幸式的民主。即使是民主制度發展較為快速的歐美國家,社會運動與街頭抗爭依然是守護民主的重要力量。


 
自由台灣黨在這次的貨貿談判上,將不會缺席!

 

1120_d1a66.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