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抗黨國不公 重建誠實公義

對抗黨國不公重建誠實公義 c7543

……我直覺蔡丁貴教授是個瘋子,是現代版的愚公,西洋版的唐吉訶德,多年來舉著台獨建國的旗幟,誰理你啊?沒想到我眼中的瘋子竟然跑來找我加入不分區。當時的我充滿疑惑,不明白他為何要找我……

 

【自由台灣黨 Free Taiwan Party 對抗黨國不公 重建誠實公義】

 

從陳水扁總統到蕭曉玲老師,反覆印證了ROC體制對本土意識的不公與壓迫。有人問,陳總統是個完美無瑕、無可挑剔的總統嗎?

 

陳總統並不完美。然而,他所遇到的,是重重的不公對待:違反無罪推定原則的羈押、違反程序正義的更換法官、為了陷扁入罪而創出的「實質影響力」見解、藍綠不一的判斷標準、馬英九透過政治力的呼籲施壓、媒體的煽風點火……只因為他高談一邊一國,挑戰了不可侵犯的大中國主義。

 

又有人問,蕭曉玲老師是個完美無瑕、無可挑剔的老師嗎?

 

雖然連續十年的考績甲等,在基層教育經費困窘的狀況下,蕭老師也沒辦法讓每個學生都滿意。但她遇到的,卻是校方、教育局督學聯合學生家長,製造偽證與誘導性問卷,捏造出莫須有的罪狀,一切只是為了捍衛郝龍彬一綱一本的教育控制力。當郝龍彬控制了教科書的選用,本土意識就被掃出台北的中小學課堂。那些體制下的加害者:教師、督學、校長、法官、檢察官……無疑是漢娜鄂蘭(Hannah Arendt)所稱的「平庸的邪惡者」。他們可能平日待人親切有禮,勤奮工作,具有公德心……但在上級的「暗示」與「勸誘」面前,他們嫻熟的遊走在「依法行政」的縫隙,用文字與印章插入一道又一道的利刃,把台灣意識者插到遍體鱗傷,血流成河……而內心卻不會趕受到一絲一毫的愧疚。

 

中國國民黨所建立的ROC體制,內建了一套剷除本土意識的文官系統,讓誠實公義在靜悄無聲中,一點一滴被碾碎,剩下無聲的淚水。所以我們從七年的街頭抗戰,到參與大選,就是為了把胸口的不滿喊出來!

 

蕭曉玲老師是這麼說的:「……我直覺蔡丁貴教授是個瘋子,是現代版的愚公,西洋版的唐吉訶德,多年來舉著台獨建國的旗幟,誰理你啊?沒想到我眼中的瘋子竟然跑來找我加入不分區。當時的我充滿疑惑,不明白他為何要找我,但是川信老師說服我的理由是---你們兩個很像。都是獨力對付強權,一個是控訴郝龍斌不當解聘抗爭了7、8年,一個是希望台灣獨立靜坐在立法院門口七年了。經過一夜的思考我答應了。

 

「十幾天來跟著蔡丁貴教授和大旗隊的人去台南,新竹辦小型的座談會,闡述我們的理念,基層民眾熱情的反應讓我訝異,大旗隊弟兄們的堅持讓我感動,年輕人渴望台灣獨立的精神讓我悸動。我曾問蔡丁貴教授,你知不知道這場選舉沒有人看好自由台灣黨?許多人是等著看好戲的,結果他說,曉玲,妳錯了,基本上能以自由台灣黨的名義參選就是贏了!社會上進步的動力都是少數的改革者所促成的,我們就是那些少數者。」

 

蕭曉玲老師臉書全文 http://ppt.cc/DUp9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