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台灣黨獨立萱言 ── 周芷萱競選聲明稿

自由台灣黨 Free Taiwan Party獨立萱言-周芷萱競選聲明稿】



我是周芷萱,我支持獨立建國,我關心性別平權。

 

1113_ef23d.jpg



「為什麼要投入選舉?」是我做為一個候選人,第一個要面對的問題。去年選台大研究生協會會長的時候必須回答一次,今天也必須回答。去年,我希望自己能為關心的事情多做一點。今年,這個理由也一樣,因為在過去一年裡,越做越發現自己做的遠遠還不夠。



我在台大研究生協會會長任內和台大學生自治的夥伴們,一起推動陳文成事件紀念廣場的命名。亞太第一屆的BDSM研討會,我和BDSM圈的朋友們,在台大校方一毛經費都不給的狀況下獨立辦成。



但是,轉型正義之路還很漫長,中國國民黨到了今天,勢力依舊龐大,對於過去的罪惡重重提起、輕輕放下,去年的318運動以來,超過百位的學生被起訴,濫權打人的警察,卻依舊安穩度日。在性別平權上,同志婚姻還沒通過、性保守派勢力依然龐大、總統選舉也出現「柱柱姊讓大男人沒面子」這樣的說法、疑似性交易女星名單的點擊率比馬習會還高、每次要罵馬英九就還是有人要提他是同性戀,好像許多人不罵女人、罵同志,就不知道怎麼罵人。可見從轉型正義到性別平權,我們還需要很多很多努力。我們必須要在體制內更進一步,才有可能改變。



這次,參選核心訴求有兩大面向:


第一、台獨的多元模式


第二、追求性別平權



我其實福佬語講得並不流利。作為一個從小在國民黨教育體制下長大的青年女性,如今要當一個獨派政黨的參選人,說沒有壓力是騙人的。但我相信,透過跨出這第一步,可以成為改變的開始。



我知道,有些朋友會期待一個母語流利,看起來比較草根的年輕人。然而,以慣用的語言來切割族群來貼上標籤的時代,已經過去了。在邁向獨立建國的台灣,沒有人應該為自己講的是任何一種語言道歉。需要道歉的,只有那個獨尊現代標準漢語,打壓Holo話、客家話、原住民語的中華民國政府。為了抵抗「獨尊漢語」的霸權,長年以來,本土社團、組織、政黨盡了很大的努力,捍衛人們使用母語,也就是Holo話的權利。這段奮鬥的過程,雖然逐漸恢復了母語的地位,但也擠壓到了Holo話以外,其他母語發聲的空間。中國國民黨為了捍衛流亡政府的政權,曾經試圖斬斷台灣各個民族的文化根基。隨國民黨政府來到台灣的「外省人」和他們的後代,也因為獨尊漢語的教育,和台灣產生了文化記憶的隔閡。時至今日,越南語、印尼語等許多新住民的語言,仍在掙扎取得台灣多數人的認可。台灣歷史發展到今天,我們必須瞭解到,我們要反抗的是殖民政府所帶來的民族優越感;我們要打倒的,是「某種語言必然優於另一種語言」的心態,而不是那些使用現代標準漢語、客家話、原住民或者新住民語言的人。


在台灣獨立的路上,我們主張廢除中華民國憲法,公投自決建國,不是為了建立一個以特定族群以及男性霸權為尊的國家。我們真摯的希望,在台灣邁向建國的過程中,不論各位朋友來自哪裡,說著哪種語言,都能享有對等的地位與尊嚴。台獨不再只是特定族群的專利,而是每一個認同轉型正義的朋友,都能參與的目標。



無論熟練的語言,是現代標準漢語、Holo話、客家話、原住民語、越南話、菲律賓話、印尼話、英語、日語……不管祖先、血緣與文化,只要認同台灣應該脫離流亡政府宰制,成為一個國家。我們就都是台灣民族主義中的台灣人,都享有相同的地位與尊重。



第二個面向上,我要追求性別平權。



身為一個生理女性,在台灣社會的女性參政經驗中,這並不是一個很友善的條件。在過去學生自治的參政經驗中常聽到:「只要是女的,人家就會投你啦」、「靠外表選的啦」;在社會上也常常聽到:「女人不適合碰政治」等不友善的話語。親民黨的粉絲專頁,曾經批評洪秀柱與蔡英文沒有家庭經驗,沒辦法引領國家。中國國民黨換朱立倫上陣後,也在臉書上暗諷蔡英文單身、不懂家庭。這些都是長久以來存在於社會、文化、政治裡的性別歧視,我的參選,就是要對這股根深蒂固的力量宣戰。



在這股歧視力量中,男女的定位僵化,女性不應該追求職場上的成就,也不應該去追求自我願景的實現。女性的唯一價值,就是打扮得讓男性看得賞心悅目,就是待在家裡好好經營家庭。我必須要說的是,人人生而平等,每個人都有自由,去決定自己的人生。天生的性別在社會的刻板壓迫下,形成了種種悲劇。女人沒辦法追求自己能力的展現,只能守住一個家庭,甚至那樣的家已經在家暴下千瘡百孔,基於某種社會文化的期待,女人還是得要守住它,這種殘酷的漫長的永無止盡的壓迫,我們希望從現在開始劃下句點。



一位女性前輩曾經聽說過這樣的話:「女人參政不能長得太醜,否則沒有人要看你的臉。但也不能長得太漂亮,否則沒有人要聽你說話。」可見女人的外貌並不是什麼附加的優勢,而是社會加諸於女人自以為是的標準。什麼女人參政,總是要被用外貌做文章呢?我們應該在專業領域討論專業。政治其實是需要高度專業的地方,專業的討論度才是值得花心力的事情。更何況外貌價值觀人人不同,我們也不該主張某種外貌是比較美的。我在台大念政治學的時候,曾有長輩跟我說:「唉唷女孩子家好好的幹嘛碰政治。」但我認為,就因為我是一個好好的人,才要碰政治啊,不然難道要讓那些不好的人繼續影響我們嗎? 


我的參選縱使有這些壓力或是阻礙,但我常跟朋友說:「老娘就是個反骨的人,別人越說不能做就越要堅持。」而且經過去年一年的經驗,發現社會的改革,必須要體制內外的行動並進,才有可能達成。



獨派和性別圈的爭論經常發生,一個以性別議題為主要關心對象的人,為什麼加入自由台灣黨?其實一開始聽到這個邀請也滿傻眼的,想說我哪位,但漸漸地找機會跟團隊的大家聊、跟蔡教授聊,發現大家雖然不見得想法完全一致,但都有個共同的心願──獨派需要新氣象、獨派需要性別。需要加進更多對於現況的反省,對於心目中未來理想藍圖的調整,讓我們心中的自由台灣絕對不只是男人自由的台灣,而是各種不同認同的人都可以解放、得以自由的台灣。


從此刻開始,我們期待自己在論述上更堅實、更直接的提出我們的性別主張,就像自由台灣黨對於台獨的路線,從來就不打模糊的保守牌。我們要的是正確,而不是各打五十大板的政治正確。



台灣獨立,性別平權。我是周芷萱,我們在正確的路上,絕不妥協。



-
自由台灣黨不分區立委參選人周芷萱粉專連結
https://www.facebook.com/ChihHsuanChouFreeTaiwanParty/posts/1520159574975049

 

1112性別平權 78b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