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台灣黨對LLB次青少棒事件聲明

13603243 1046802705408522 1966406605098180347 o d4838

七月二號下午,我們的嘉義大旗隊隊長建國斌、台南大旗隊隊長王溪河及多名熱情奉獻的夥伴,在屏東棒球場的LLB次青少棒台灣隊與中國隊的比賽中,高舉「Taiwan is NOT Chinese Taipei」的抗議布條,遭遇中國隊的抗議與拒絕出賽,以及部份在場球迷的不諒解。

是的,我們知道,有人覺得「我們是來鬧場的」。
 
令人感到好奇的是,因為中華民國流亡政府體制以及中國打壓,在奧運會的「一中政策」之下,台灣隊伍多年來往往只能使用「Chinese Taipei」這種與中國曖昧不清,彷彿台灣只是中國底下一個城市的稱謂,為什麼這種打壓就不算是鬧場?因為我們習以為常、沒有退場表示抗議,一切就變得理所當然?
 
「鬧場說」的論調殿基在「利益交換」的假設:「台灣損失一點主權、讓渡一點名分沒有關係,只要能夠換來國際賽事交流的『實質好處』,這點損失不算什麼。」
 
會這樣假設,是因為有些人相信,維持現況是容易的,中國統一的企圖是假的,所以不管我們多習慣「Chinese Taipei」,都不會造成問題,只會帶來好處。
 
這種想法,無疑是台灣主權的慢性自殺。
 
「Chinese Taipei」是份量不大的重金屬,吃一次兩次,不會有明顯的異狀,但幾十年長久攝取下來,在國際領域與台灣內部堆積,終究會有身體難以承受的一天:當獨立建國的聲音消失、當國際社會覺得台灣人也甘願做「中華台北人」,我們連維持現況都不可能,因為我們已經一步步中毒,放棄了決定自己命運的權利。如果台灣人都不支持台獨,要如何爭取國際的奧援?
 
所謂的「政治歸政治、體育歸體育」只是一個逃避現實的藉口,如果兩者毫不相關,為什麼還要有「國家代表隊」?為什麼不來個「世界隊A對上世界隊Z」或是「亞洲隊對上南美洲隊」就好?為什麼一面布條會讓中國隊拒絕出賽?為什麼台灣不委屈在「Chinese Taipei」裡面就沒有參賽資格?
 
我們不是要極端的中斷所有的國際賽事,在獨立建國所必須採行的非暴力抗爭戰略上,應該是漸進式、有步驟有方法的。這次我們讓賽事延後了五十分鐘,我們對不滿的球迷感到抱歉,但是,希望大家可以諒解,一次又一次的五十分鐘累積起來,就是台灣意識的凝聚奧援、「Chinese Taipei」毒素的清洗。
 
如果我們不願意忍受這五十分鐘,有一天,或許連「Chinese Taipei」都沒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