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台灣黨聲援旗山太平商場自救會反迫遷抗爭之聲明

自由台灣黨 ── 聲援旗山太平商場自救會反迫遷抗爭之聲明】

第二趟環島出發的前一天,正好是旗山太平商場自救會會長鄭淵文,因為向區長抗議而出庭的日子。自救會成員多半年歲已高,且在政府處處打壓的不對等權力關係之下,只能對政府惡行有苦難言,抗爭過程舉步維艱。

即使選戰在即,自由台灣黨絕對不會坐視這樣不公不義的事情持續發生,我們會永遠跟太平商場自救會站在一起。以下為今日自由台灣黨前往高雄地檢署聲援鄭淵文會長出庭應訊之聲明全文。

121701_facc8.jpg

-
在六十年前,旗山永安街的三十三戶居民拿出自己辛勤的積蓄,幫政府興建了住商混合的街屋,成為現在的太平商場,帶動了地方經濟。商店街當年銜接旗山戲院與仙堂戲院,戲院散場後滿滿人潮,那時候布行與時裝店最多,還有舶來品商店,許多人在這邊生活了一輩子。當年政府財政拮据,太平商場由人民出錢幫忙興建,經過六十年,市政府為了新的城市規劃,決議用一戶7萬元來徵收並拆除他們住了六十年的家,任由他們即將無處可歸。

自由台灣黨認為,唯有以人的情感與記憶為核心,城市才能找到自己的根。太平商場的住戶們,用一輩子的青春血汗,構築起一座山中城鎮的繁榮記憶,卻在城市發展達成階段性任務之後,被當局者當成棄子般丟棄。1956年,由現任副總統候選人陳建仁父親陳新安,在高雄縣縣長任內(中國國民黨籍)合法剪綵通過。一甲子之後,卻在民進黨執政任內私毀承諾,將原核定完成之合法建築轉列為違章建築,任由新的都市規劃徵收掠奪既有的城鎮記憶。


121703_ee50d.jpg

針對本案,自由台灣黨在此提出以下爭議:


一、人民居住生計何在


如同樂生、南鐵東移、苗栗大埔、華光社區等案之主張,自由居住遷徙是最低限度的普世人權,任何型式的發展甚至所謂的多數利益都不足以凌駕在其之上。人民是國家的主體,唯有殖民體制的存在,才會如此將個人生存權益視為敝屣。

二、徵收緣由含糊不明


當局對於太平商場徵收緣由之交代,始終含糊不明。原稱配合排水系統整治工程;近日又改口是為了在老街設立小橋流水之人工造景。指控建築物違章,卻拿不出鑑定資料,更違背當初的合法興建決議。而小橋流水之造景更因為缺乏水源頭而準備開挖鑿井,再再突顯全案倒果為因之邏輯。見風轉舵閃爍其詞,鴨霸程度難以令人民信服。

三、城鎮歷史文化何從


旗山由香蕉外銷黃金時期,經歷觀光轉型發展至今,新的城鎮生命力已然萌芽,但如果這樣的繁榮必須被建立在丟棄歷史記憶的發展主義思維之上,我們又如何能去期待,這樣一座全新樣貌的城鎮能容納的下養育它長大的斯土斯民?

太平商場自救會的成員,許多人在這邊住了一輩子,更有多名住戶的民進黨黨證編號在一百號之內,在黨外時期就跟著在街頭抗爭。然而,由中國國民黨所核定之太平商場,卻即將在民進黨執政任內被強制拆遷。許多人日夜難安到必須服用安眠藥,更有住戶氣到中風,而自救會會長鄭淵文先生,更是因為在住家外面懸掛向區長黃伯雄抗議之布條,而吃上官司,將在今日來到高雄地檢署出庭應訊。一切的一切,叫人情何以堪?

11702_df8bb.jpg

我們不禁想問,這真的是民進黨嗎?還沒真正執政就已經學會用司法做為打壓異己的工具,這真的是為了民主自由而奮戰抗爭的民進黨嗎?是否在兩黨政治之下,深諳協商妥協之道的民進黨,已經在利益交換的慣性之下,忘記了自己來自哪裡?

然而我們知道,改變始於抗爭,改革來自人民。黃伯雄區長曾私下告知,只要將抗議布條中針對區長的部分撤下,即會撤回告訴。司法的追訴不會讓我們怯步,對鄭淵文的打壓,只會讓更多個鄭淵文站出來。今天我們正式做出回應,我們堅持抗議的主張,即使將因此面對司法追訴。布條,我們絕對不會撤。

我們唯一的訴求,原屋保留,讓土地的生命延續,讓城鎮的記憶不被忘記。如果政府依然用如此顢頇鴨霸的態度,來面對太平商場自救會迫遷案,我們一定會有更高強度的動作。即使你是反對中國國民黨執政的民進黨,我們也絕對不會跟你鄉愿。

 

 

121704_b7c19.jpg

 

121705_1b1fb.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