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車站也喚不回,旗山老街文化的浩劫

996116 988697504552376 4445966574992890696 n c7b54旗山從歷史的發展脈絡,是一個山與平原的交界處,處於農業、商業交集的特殊產業關係,發展出獨特的街道產業文化。在地方社團與公部門的合作下,旗山火車站守護成功、營造旗山老街社區特色,但正當旗山地區受到各界重視的同時,老街的另一端,高市府正用粗暴的手段,強制拆除旗山的老街文化-太平商場,令人痛心,難道建設與文化在政府心中仍就是對立的包袱?

旗山太平商場縣政府合法興建,市政府卻要將強制拆除

旗山大溝頂興建於民國43-45年間,由民間集資三十三間店鋪興建而成,並由現任副總統陳建仁先生的父親陳新安縣長,核准興建與剪綵,合稱旗山『太平商場』,以下簡稱旗山大溝頂。此案是台灣早年政府與民間合作的成功案例,更開創旗山街道商業發展與戲院文化的高峰。至今,民眾繳了50年的租金,卻得知自家被列為是違章建築,高市府用盡各種手段,抹黑、曲解、甚至表示在今年5月,準備動用公權力強制拆除三十三間店鋪,對於人權的壓迫與人民的欺負,居民王燕珠哽咽表示:高市府的強拆,實令我無家可歸。

民進黨選前轉型正義,選後拆屋奪地

長期關切台灣民主發展的自由台灣黨,蔡丁貴教授談到:「許多大溝頂自救會的住戶都是民進黨的創黨黨員,從戒嚴時期就一起衝撞中國國民黨的鴨霸行徑。民進黨作為長年反對黨國體制的在野黨,重新取得執政後應該要勇於捍衛人民的生存權益,而不是繼續承襲擁護派系利益的買辦角色。」當中,民進黨轉型正義的口號在選前喊得震天價響,地方派系透過圈地徵收來分贓不當土地所得的陋習不應該在政黨輪替後繼續出現在旗山,更何況是綠色執政品質保證的高雄地區。

自救會會長鄭淵文談到:「市政府多次對外表示,大溝頂是前朝政府的錯誤施政。看似謙卑謙卑再謙卑的政策檢討之下,實際情況卻是讓居民成為錯誤施政的替死鬼。」政黨輪替應該是政治環境去蕪存菁的重要機制,為何承擔民意的新執政黨卻選擇讓人民來承擔錯誤施政的歷史原罪?

保留大溝頂是旗山發展文化與觀光的第一步

旗山的建設發展一定要有「老屋、老街與老產業」的元素缺一不可,而大溝頂老街就是融合這三者條件的最佳範例。尊懷文教基金會專員王繼強表示:「旗山老街文化,系由旗山車站出發,結合日本時代的石拱迴廊與立面洋牌樓街屋,再到民國初年的大溝頂街屋所構成。當中旗山大溝頂老街,文化除了建築特色,手作傳統產業的工藝更是旗美九鄉鎮的領頭,目前街區保留了手做皮箱、針車、西裝、布莊、刻印、飯店等傳統老產業,是台灣工藝文化的活教材,代表香蕉經濟奇蹟與手作文化軟實力,是台灣重要的文化資產。」

假治水,真都更

旗山大溝頂老街,經歷八八風災與颱風地震的洗禮,均未傳出淹水問題與建築結構安全疑慮。然而,市政府卻以治水疏洪為由,準備強拆民宅,卻又另闢水源,注入大溝頂溝渠,這種荒謬邏輯,令人懷疑,高市府將都市更新帶入鄉村地帶,準備進行一場非正義的暴力行動,更是縣市合併的都市迫害。

旗山太平商場-大溝頂自救會的訴求,就是原屋原貌保留,我們堅持不拆遷、不妥協、不求償與不退縮,要求高市府撤回拆除大溝頂之相關計畫決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