使命與詭計?假團結之名的收割?

使命與詭計假團結之名的收割 2d53c

造神運動盛行的今日,媒體揀選的特定人士輕而易舉地取得社會上的最大話語權,他們卻無視與自己不同的意見,三言兩語用「相忍為運動」的名義壓抑他人,「團結」在當代運動不過是擁有話語權人壓制他人的工具

 

【自由台灣黨 Free Taiwan Party 青年智庫專欄- 使命與詭計?假團結之名的收割?】

 

宜蘭青年蔣渭水在總督府分化文化協會時,喊出了「同胞需團結,團結真有力」的精神口號,藉由台灣民報的放送,集中了向殖民政府反抗的意志。在數十年後的今日,在許多不同議題的運動場域,都能聽見這樣的口號被講者大聲呼告,期待在組織與領導膠著之際,更進一步的鼓舞士氣。 蔣渭水的口號被喊了數十年,台灣至今尚未成為主權獨立的國家。先驅者做錯了什麼嗎?難道是錯誤的手段導致當代台灣仍被中華民國政府實質控管?「同胞需團結,團結真有力」是否被後人給錯誤的使用?回頭追溯這句口號的來源,赫然發現當初蔣渭水在臺灣民報的文章,開頭的第一句話:「請大家一同來打掃偶像!」

 

蔣渭水的文章似乎預告了今日的景況,群眾是否被錯誤的指導空耗了能量?那些趁勢而起的運動領袖是否將群眾帶領到正確的方向?他們是否在該發聲的時候沈默?曾經由群眾帶領的多元民主浪潮是否被特定人士藉由團結的口號單一和諧化?造神運動盛行的今日,媒體揀選的特定人士輕而易舉地取得社會上的最大話語權,他們卻無視與自己不同的意見,三言兩語用「相忍為運動」的名義壓抑他人,「團結」在當代運動不過是擁有話語權人壓制他人的工具,先人的「團結」是消滅強權、消滅偶像的方法,當代的「團結」卻是把自己的膝蓋打斷、放棄自己的想法的造神運動。 1986年,民主進步黨在白色恐怖、美麗島與普選運動中扎根,更進一步的在世紀末取得執政地位,宣稱了一個嶄新的民主進程確立。但街頭出身的民主進步黨成為中華民國第二大黨後,卻潛伏了一些隱憂:拋棄了群眾運動路線,執政及法案審議上不斷朝財團靠攏,財政、稅制並未替多數民眾謀福利,反而經常給予掌握大多數資源的金字塔頂端各種優惠政策。

 

2014年,「不藍不綠」白色力量柯文哲以壓制性的多數當選台北市長,選前宣示公開透明、全民參政,左打三大弊案、右踢愛國同心會,向選民保證標準流程化、鐵腕的施政模式,讓光譜上保守及進步兩端的台北選民都儼然視柯文哲為藍綠惡鬥下的救世主。但選後呢?既未解決三大弊案,政治承諾紛紛跳票,公開透明在台權會申請資訊案一舉破滅,全民參政I-voting在世運會logo一案打了所有台北市民一個響亮的巴掌,難道我們該繼續「團結護主」?還是該「請大家一同來打掃偶像!」呢? 團結,過去作為工會向資本家宣戰的強硬精神,究竟被本土政黨中的右派收割份子利用了多久?當自由台灣站在人民的位置,強調不被中國併吞、不向司法不公妥協、不為虛假的發展經濟神話矇騙的同時,在初步萌芽的本地公民社會,對於持基本教義者採取友善的態度,並且與小英為主軸的格局合作,堅守著自己的立場並且真正團結多數進步、本土力量之後,期待民進黨若作為未來四年的執政黨,能夠記得過去運動場合的口號「團結」,記取每一個公民行動者參與的基礎關懷,讓團結不再是由上而下的政治收割,回到草根至全意志的公民社群想像。 致所有為台灣民主化運動努力的朋友,同胞需團結,團結真有力,請大家一同來打掃偶像!

 

由一群獨派青年組成,以獨立思辨的立場,為台獨路線提供多元關懷、政策建言與自我省思,是我們不可或缺的養分與防腐劑。智庫專欄內容歡迎大家參與討論,激盪出結合理智與感性的光芒。